【喻黄】古风paro 01

 @木斤 太太的点文。

这次是没有尝试过的古风paro!题目还没想好,今后再补。

为了证明……我也是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生产力的。【什么鬼xx

       无论季节,夜晚喻文州府中的灯火总不多,只在必要之处点几盏油灯照亮四周,院内更是一盏灯也不留。或许是性格使然,他并不希望府上灯火通宵,反是这样恰到好处的光照更觉得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左右府上没什么家眷,双亲又卸下官差回了故乡过平淡日子,一切大小事务只要不失规矩,按他喜好安排便是。

       “吱呀——”房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了。进来一个年轻的佣人,躬身道:“大人,将军大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便是初来的新人?”

       “回大人,正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如此。今后他若再来,不必通报,迎客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喻大人为何要削我兵力?那老头子言我不忠,乃是他一面之词,陛下还未表态,倒是你先附议要裁军。眼下正是我朝与领国关系紧张之时,急需战备,你们倒好,非但不助我,还反要让我裁军。带兵打仗虽非全论兵力寡众,可这战前兵力骤减也绝不是常胜之态!“

       黄少天越说越是激动,这一番话下来,起初本还算得了平静的语气到最后几近讨伐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没有抬头,却在心中猜出了黄少天的每一个神色。毕竟对人太过了解,什么样子未曾见过。他只是在黄少天说话时放下了手中的笔,看着案上的纸张,而非对方的面容。

       “少天,你在气我不信你。”喻文州终于抬头看他,他却不肯看眼前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   回答干脆而简练,这实在反常,以往的黄少天如天下人所知,话多且语速极快,而今却只答两字,确实出人所料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你为何食言,不唤我名字?”喻文州抬头看着他,观察他的神色,“不是早年就说过,不在朝中便不用官职相称。莫非。你也想听我在这里叫你将军大人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黄少天显然不想接下着顾左右而言其他的话,可他也不得不承认喻文州所言不假。

       今日也是他第一次食言。

       他看着喻文州,没有一点畏缩地,“这便是我的过错罢,我向你道歉。可我方才所言之事你还没有好好回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看着他,眨一下眼,站起身来却是搂过黄少天的肩膀来隔着书案吻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黄少天兀地被人抱着也不知该怎么办,想着四周也没人就顺着他意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总不会为了害你。”喻文州贴在他耳旁低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就像是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是为了什么?就不能明明白白地说与我听?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正因是你,少天。便不能让你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黄少天皱着眉头盯着他看,有些生气又有些苦恼。看了好一会,他才把手放下说道:“既然如此,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黄少天也不是不知道朝中之事缠缠绕绕的复杂,他一介武将即使只管带兵,也不得不事事都多几分考量,以防闹出什么没有必要的祸端。

        喻文州笑笑:“坐下吧,我去泡茶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3)
©Cyle若竹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