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吉漆】《Éirigh Suas a Stóirín》01

※dbq,这篇的初心其实是给我漆写的生贺,但是,你们懂得吧!
※别问我后续,可能到我大学毕业也不会有后续的,毕竟萌这对八九年了这才真真正正发了第一个连载orz
※大概是娱乐圈背景,但描写更多是日常和私底下的交往,不会有饭圈生态报告。
※一切风俗习惯和艺术形态描写都是我瞎掰的。
※没有文风这种东西。杂食多年已经学不来原著的行文风格了,华丽不起来也言简意赅不了,只好打打引号写写对话撑撑场面这样子。
※ps:通过tag看到这篇的多半是熟人了(猪头.jpg)感谢各路大佬们这么多年的投喂!不要指认我是谁!先蟹蟹各位解解了!大家彼此放过!!

===================

01.

  漆拉到的时候刚刚好,客人零星到了几个,正在客厅相互寒暄,见到漆拉也纷纷望过来点头致意。没什么关系特别亲近的朋友值得多做交谈,漆拉决定先去看看艾欧斯。
  而艾欧斯已经准备好了大概的布置,现在正在厨房为最后一道冷盘进行装饰。
        "没想到今天这么有幸,还能尝到你的手艺。"漆拉倚在橱柜旁,拿起案台上的一颗柠檬端详了一会儿。
        "孤家寡人一个,也没办法找人代劳了。漆拉你把柠檬剖开给我一下。"
        漆拉闻言照做,看着艾欧斯熟练地把鲜柠檬挤出汁水滴入牛肉切盘里,"得了吧,还不是你自己乐意,换我就直接订酒店外送,省时省心。"
        艾欧斯忍不住嘲讽他:"你?你根本就不会组织这种聚会,只有参加的份吧?大艺术家没把自己给饿死就已经非常感人了。"
        漆拉显然对于"艺术家"这个定位非常受用,挑了下眉峰,把盛着美食的餐盘挨个端回到了外面的餐桌上。
  身为音乐人的漆拉一直非常抗拒被外界定义为“明星”或者是“艺人”,所以仗着有好友艾欧斯这个东家撑腰,他几乎不参与任何的综艺节目或是绯闻炒作,只负责写自己的歌然后安心制作,需要真正露面的场合大概只有发布会和演唱会。这也就注定他不会拥有持续的高关注度:哪怕真的在某一个时间点靠着才华和颜值惊艳了世人,也只会是一次短暂的曝光,毕竟这个位置他不想要,别人却是争着抢着要的。漆拉对此表示很满意。
  
  今晚的聚会是艾欧斯一手策划的,到场的都是和主人家关系比较亲近的圈内人,氛围也不拘束,厅堂四周摆着长长的餐桌,中间却布置了一个小舞台。觥筹交错间,小型乐团已经在舞台上完成了他们今天的节目单。
  艾欧斯喝了点酒,看起来兴致很高,怂恿着格兰仕去台上弹一支曲子给他听听。
  格兰仕对此苦不堪言,忍不住控诉道:“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,我哪里会弹什么钢琴!我又不是银尘那种大家闺秀。”而后则不出意外地收获了银尘的怒瞪警告。
  吉尔伽美什站在一旁看着格兰仕生动活泼的表情忍俊不禁,端着高脚杯看起来却也并没有要抬手品一品的意愿,仿佛这个酒杯存在的意义不过是让他看起来不是那么的闲——起码我还在晃杯子,而不是完全地无所事事。
  回过头来看,艾欧斯撺掇格兰仕上台献艺失败之后依旧贼心不死,转头便看向了漆拉,而漆拉此时正抱着艾欧斯亲手做的提拉米苏吃得非常开心,向艾欧斯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。
  “漆拉,给我弹个曲子吧。”艾欧斯几乎是星星眼了,“或者,唱个歌也行。”
  漆拉消化了一会,把空下来的蛋糕碟子放在了桌上。他稍稍思索了一下,问道:“你想听什么?”
  “都可以!你弹什么我都爱听。”
  “……那我就随便挑了啊。”
  
  漆拉叫住一起方才弹奏吉他的年轻人交谈了几句,对方在惊讶之余却又有些脸红地摆了摆手。一番沟通无果后,漆拉只好独自走向了钢琴。
  周围的宾客也纷纷安静下来,送上友善的掌声。
  漆拉坐下来微调了琴凳,轻轻抬起手臂,下指敲响了他今晚的第一个音符,欢快热烈的旋律旋即便流淌在了会场里。这是一首极具北欧风情的爱尔兰民歌,带着甜蜜温暖的雀跃,又清新恬淡。
  他的银发披散在身后,线条流畅的双肩随着音乐的进行而律动起伏,他的眼眸低垂,只看得见手下的一方黑白琴键。嘴角好似一点点上扬,伴上指间欢快的旋律让人看出一股深深沉浸其中的从容自如。
  乐声短暂地停顿了,听上去就像是演奏者换了一口气。
  接着,漆拉开口和着琴声唱了起来:
  “Éirigh suas a Stóirín mura bfhuil tú do shuí……”
  词里是众人无法领会的语言,他的咬字却放得非常清晰,一字一句就像是在讲述一个内容不明的故事,画面不甚清晰,但空气里洒满了暖色的阳光气息。
  是真正不依仗文字,用钢琴的旋律和歌声打动人心的音乐。
  艾欧斯睁大了眼睛看着漆拉,他完全没有想到漆拉会这么好说话,一口气把“弹个曲子”和“唱个歌”一起兑现给他。
  一时间,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他的歌声吸引住了。
  格兰仕一手搭在银尘肩上,另一只手抬起来想顺势去搭吉尔伽美什,又突然放下来。
  吉尔伽美什早在不知何时就将手里的酒饮尽,而此时他空出来的右手正缓缓摩挲着左手食指的戒指。
  他看着钢琴前那个全情投入的身影,目光专注而平静。
  音乐还在继续。
       下一刻,那枚嵌着鸽血红的银戒已然被主人摘下,安静地躺在西裤口袋里。
  

=============tbc============

题目是漆拉弹的曲子的名字,暂定吧

评论(15)
热度(15)
©Cyle若竹 | Powered by LOFTER